夏天故事2020

文:对不起没关系明天杀猪先杀你

1、屋顶

刚刚我好像忘了自己的是谁,忘了自己在哪,忘了自己在干什么,这完全是托窗外盛大的蝉鸣四重奏的福。短暂的放空,随着蝉鸣声的终止也随即结束了。我刚刚好像回到了二十七年前的那个盛夏,我的意识在瞬息间完成了时间和空间的完全穿越。完完全全又实实在在地以一个八岁孩童的眼睛重新看到了那个我称之为故乡的地方。

冰棍只有两种,一种彩色的白糖冰棍,一种是顶端有豆沙的乳白色冰棍。卖冰棍的阿姨骑着一辆二八大杠,后座绑着的就是那个缠满黄色胶布的让无数人魂牵梦萦的泡沫箱。阿姨骑着单车操着乡音沿街叫卖:“冰棒、冰棒,白糖冰棒。”每次叫卖的间隙是一段奇妙的沉默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我总是心痒痒,巴不得替她快点喊出她的广告词,我总是嫌这个时间太长了。每次我都买便宜的彩色冰棍,味道特别棒,颜色还很好看。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豆沙冰棍要更贵,买一根豆沙冰棍的钱可以买两颗彩色冰棍。偶有小伙伴会买豆沙冰棍,很少。他们大多摇头晃脑,在羡妒的目光中发出一听就知道只属于美味的那种吮吸声。那天我也买了一根,小心翼翼地用牙齿撕磨顶端的豆沙,怎么这么难吃?我再次咬下一口豆沙确认味道,一团含含混混的触感从舌上传来。简直像是吃了一口沙子,什么破冰棍。除了豆沙不好吃,乳白色的冰棍味道在我看来也远远逊于彩色冰棍无敌清爽的口感。

要是现在能吃一根真正的冰棍就好了,我摇晃着装满冰水的保温杯,一饮而尽。刚刚我好像做了一个梦,但是我又有点不确定这是否是梦。刚刚我确实看见了二十七年前街区,晒到了二十七年前的太阳,闻到了二十七年前里空气的味道。如果说是梦,未免有点太过于立体了。我记得,梦总是像画在画板上上的画或是像迟到半个小时才进到影厅的电影一样,总是摇摇晃晃又昏昏暗暗的色块一下子从这头移动到那头。我还是倾向于我可能在一瞬之间完成了某种意义的完全穿越。

她很可爱,喜欢穿着一件淡黄色碎花裙。我不惜和不喜欢的玩伴在不喜欢的地方玩不喜欢的游戏,就只是了多看她两眼。对我来说,夏天就是彩色冰棍和淡黄色碎花裙,其他别的都不是。她是对面街屠夫老张的女儿,除此之外,我对她一无所知。罗婆婆背有点驼,总是穿着快发黑的深蓝色衣服,小伙伴们在罗婆婆家附近玩都不敢大声嚷嚷,因为她经常恶狠狠地瞪着眼睛骂人。背地里,大家都叫她蓝怪婆。蓝怪婆的家和张屠夫家挨在一起,蓝怪婆家是一层的平房,房顶很宽很大,至少对那个时候的我来说的确是够大了。因为蓝婆婆的缘故,她的外孙阿发也受到大家的排挤,他完全融入不到街上小伙伴的核心团体,大概只有我会跟他单独在一起玩。阿发喜欢下象棋,他跟他爷爷学的。阿发的爷爷常年在图书馆那边下棋,那边大约可以说是是本县的象棋华山。据阿发讲,全县没几个人能下的过他爷爷。可是不巧,阿发的爷爷听说我爸下棋水平不错,刚好在我家和我爸爸下过几次,都输了。想必阿发的爷爷没有回去告诉阿发这回事。我的象棋是在阿发家的屋顶学会的,他教会我了之后天天都要我和他下棋,于是我便多了去看小张的机会。

张屠夫膀大腰圆,个头不高,脑门上的头发散乱又油亮。这和女儿小张娇小可爱形成了鲜明地对比和强烈的反差。当阿发说到马走日字的时候,小张正从家里走到阿发家和她家之间的空地院子上,穿的就是那件淡黄色的碎花裙。客观来讲,小张在外貌上没有给我惊艳感觉,长相客观来说只是普普通通,不是会让人特别留意的那种。可是我在看到她的一瞬间就觉得很舒服,这个人有和其他人不一样的地方。在和阿发日复一日的对局中我的象棋水平要稍微变好了一点,我发现我只要好好下,很轻松就能赢他。但是我又察觉到,我要是这么赢下去阿发又不喜欢跟我下棋了,那我就没机会来阿发家房顶玩了,这可不是我想要的。于是我大部分时候还是输给阿发,偶尔赢几局,阿发很满意。在房顶和阿发下棋的那个夏天也改变了我,原来我喜欢和街上的孩子们疯跑疯玩,而从那个夏天开始却更喜欢安静一点的活动。但我始终不喜欢下棋,从阿发家的屋顶下来后至今,我再也没下过几次象棋,说实在的,我甚至有些讨厌下象棋。

2、还是屋顶

那天我像往常一样吃了午饭后去屋顶找阿发下棋,阿发这次没坐在棋盘前的小椅子上,而是蹲在房顶另一侧的地上在看什么东西。“阿林,快来看这盆毛毛虫开花了。”阿发头也不回地大声喊到。我凑过去一看,原来是一盆长相挺恶心的仙人丛开出了几朵红色的花。那红色鲜艳得像是神笔马良刚画的,在我记忆中没有比这颜色更鲜艳的红色出现过。“好美啊!”我也不由得感叹道。话音刚落才发现和阿发一起蹲在那里看花的小姑娘就是张屠夫的女儿,为了多看她两眼我不得不天天和阿发下这个我不想下的象棋。她今天正好穿的就是淡黄色的那条碎花裙,真好看。也是这个时候,我终于知道小张和其他人有什么不同了。她的眼睛,她的眼睛里好像有一千颗星星,不,可能比那要多,可能是整整一条银河。我看得入了迷,一下就跌倒她眼睛里去了。

阿发摇了摇我的肩膀:“她是张颖,就住我家旁边的,来我家看毛毛虫开花的。”张颖把银河开了又闭好几次笑道:“那个可不是毛毛虫,那个是仙人丛。”阿发一副你怎么知道的表情,眼睛瞪得老大,然后望向我。我指着那盆毛毛虫道:“没错,这个是叫仙人丛,本来是长在沙漠里的,耐旱,不用经常浇水的。”张颖对着我说(对着我对着我,真的是对着我的,没有对着阿发哟):“我家也有两盆,但是从来没有开过花,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太阳晒的少吧,阿发家这盆一直摆在屋顶上的。”我脱口而出。张颖赞许地点了点头:“可能是。”接着张颖和我们聊了下她家种的几种花,对于花那个时候我了解得不多,刚好认识仙人丛只是因为楼下的阿婆也有养,才认识了。直至现在,除了栀子花和满大街都是的凯里市花——月季、水仙、风信子还有玫瑰外,其他的花都不太认得。张颖聊完了花花草草,并没有要走的意思,她提议看我和阿发下一盘象棋。在下棋的过程中我老是走神,心思都不在棋上,阿发老是不耐烦地催促我落棋。张颖生了好漂亮的一双手啊,不像我的手指又短又小,她的手指修长纤细,像象牙一样光华漂亮。我没见过象牙,但我想,应该比不了张颖的手好看。我惨败阿发后,张颖可能也觉得没劲,径直下楼回家去了。

只是打那以后,张颖时常来屋顶找我和阿发玩,有时还带着她弟弟。差不多半个夏天的光景,阿发、我、张颖和别的几个小朋友又组成了街面上的又一个小团体。

3、河边

说到夏天,是绕不开水边的。虽然老师也好,家长也好,不知道叮咛过千万次不能去河边洗澡,但是孩子们还是难以抵御 “河之诱惑”。那天吃过午饭,我和阿发、张颖,还有另外两个小孩一起偷偷绕路来到了河边。张颖那天没有穿裙子,而是穿了一条黑色的短裤和一件有些大得不合身有些褪色的紫色运动短袖,头发也扎来了。我们几个小的不敢去深水区,一直在一个浅池子里嬉戏。我在池子里练习憋气,刚把头抬起来准备换气就感觉脸上一凉,我还以为是阿发在和我闹,结果抬起头来看到是张颖对着我拍水。那一刻大脑又还暂时处于缺氧状态,大口地呼吸着空气。从我眉毛睫毛都沾着水的眼睛里看到了雾蒙蒙的她,她正一手拿着扎头发的胶圈,一手把湿漉漉的头发拢成一撮黑色的瀑布,笑意盈盈。真美啊,我心底在说。一时间,我脑袋空空,耳边只有风的低吟。大家在吵着叫着,拍打着水面,激起阵阵水花,阳光明亮得有点像后羿还没开始练习射箭的那一段时间。在水里玩了一阵后,阿发提议往上游走,说那边的山上有一个山洞,可以去探险。一听探险我来劲了,极力赞成他的主意。在说服另外两个小伙伴后,张颖也只得跟着我们往上走了。

4、山洞

山洞离我们玩水的地方并不远,我们走了几分钟就到了。来到洞口我就有点开始后悔了,从洞口往里看,只有一点点可见度。阿发说:“这个洞不深,我哥上次来过,他说里面有很多神秘的东西。”“什么神秘的东西?”肖仔问到。阿发挠挠头:“神秘的东西只有自己看了才能知道,是说不出来的,我哥跟我说的。”大家你看我我看你,都不敢往洞里走。我说:“那我们回去算了。”阿发说:“都到这里了,就去看看吧,你们不敢去我去。”阿发说完就想往里钻。张颖说:“一个人去太危险了,要是要去我们几个一起,手拉手去。”说完张颖很自然地拉起我的左手手,我右手就拉着肖仔的手,阿发在第一个,张颖在最后面。往里走了可能不到三米洞中就完全黑下来了,阿发在前面说:“大家不要怕,前面一点的地方有亮光。”我们又小心翼翼地往里面挪了大概3到5米,还是完全黑的。张颖开始有点害怕了,拉着我的手竟把我捏得有点疼:“我不去了,我要回去。”我早就不想走了,只是不好意思在张颖面前露出怯意才强撑着往里走。我朝阿发喊道:“阿发,我们别走了,太黑了,回去吧!”阿发倒是好像来劲了:“你不敢走就自己回去,我再往里面走一点。”于是我和张颖就摸索着往回走,洞中完全一片漆黑,根本无法辨认方向,我们感觉走了好久可是还在洞中,我也开始慌了。张颖把我抓得更紧了:“阿林,我怕,你说我们是不是回不去了?”我安慰她:“没事,我们才进来没几米远,一定会走出来的。”当时的我又是紧张又是兴奋,紧张的是我确实找不到路了,无尽的黑暗让人感到无边地恐惧。兴奋的是这是我和张颖独处的完美机会,而且她还牢牢地拉着我的手,感觉这么幸福的时光可能毕生都难遇第二次。万一要是死在这里,我也是情愿的。在黑暗里一点一点往外挪,终于在很久很久以后(实际可能也就几分钟)我们看到了微弱的光亮,那一秒我们真是开心得不得了。出到洞口的时候我突然就把握着她的手给松开了,她好像也有点不好意思。她头发还没干,脸还红扑扑的,真好看,好想时间永远停在那一刻。我们出来没多久,阿发也回来了。“里面真的啥都没有,黑漆漆的,我哥骗我。”从那以后,阿发开始怀疑他视为偶像的哥哥。“你们出来多久了?”阿发问。我和张颖相视一笑,没有回答。

那天的河水啊,那么清澈;那天的太阳啊,那么明亮;那天的微风啊,那么温柔;那天的张颖啊,那么漂亮。

5、偶遇

那后来呢?后来你和张颖怎么了?真遗憾,没有后来,那个暑假过后她就搬走了。可能她的爸爸杀够了本地的猪,去了别的地方杀别处的猪。后来听说那个别的地方叫福建。我每每打开中国地图就怔怔地望着那个叫福建的地方发呆,此时此刻,你那边是晴是雨?

为全力推进凯里市全国文明城市创建步伐,切实提升创建水平,形成人人参与,个个争先的良好氛围,我作为一名光荣全国文明城市义务监督员我走上了街头。在街头,我深刻地感觉到这些年凯里市城市建设水平的不断提高;在街头,我感受到了凯里这座城市跳动的脉搏;在街头,我也感受到了凯里市市民的淳朴善良、热情好客。因为太阳太大,有提醒我们移动监督点到树荫下去的老大姐。也有和我们年纪相仿的中年“道明寺”顶着凤梨头问我们喝不喝水,他车上有一箱昆仑山。更有主动参与,积极劝解行人不要横穿马路的小学生。老中青三代,都同力齐心,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生机和未来的城市。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了她。没错,是她,一定是,我在心里暗暗喊道。虽然二十多年没见了,我还是一眼认出了她,那个眼底有整条银河的女人。现在的她比起以前来更加漂亮和光彩照人了,她上身穿着一件宽松白色衬衫,下着一条牛仔短裤,看上去依然洋溢着青春热情。我一定要把握住这个机会,迟了可就来不及了:“那边那个美女,不要横穿马路。”终于赶在她要做出有损城市文明形象的事之前制止了她。她认出是我,不禁惊讶得张大了嘴巴:“你不是阿林吗?你怎么在这里?”我正色道:“因为建设文明城市需要人人参与、个个争先,这就是我为什么在这里的原因。”此时,有微风吹过,胸前义务监督员的牌子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